给中草药找“婆家”: 铺就冷链物流路,不怕“姑娘嫁得远”!

2019年08月13日 09:52人民政协网

临洮,古称“狄道”,位于甘肃中部、定西西部,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。

今年2月2日,农历腊月二十八,全国政协委员、甘肃省新联会副会长、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甘肃分所所长张萍被选派到临洮县审计局,挂职副局长。

“在基层实际工作中我深深感受到,在当前决战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,产业扶贫成为助推贫困户如期实现脱贫的治本之策。临洮县中草药产业发展的优势和困境并存,特别是冷链物流问题尤其突出。当地县委、县政府积极打造农村中草药合作社集团,为农村种植、加工、销售想办法。适逢全国政协委员移动履职平台的交流主题是完善中医药事业发展。为此,在甘肃省委统战部的大力支持下,我专门针对临洮县中草药产业发展做了专题调研。”作为全国政协委员,同时作为地方挂职干部,张萍忙得不亦乐乎。

今年7月15日全国政协召开宏观经济座谈会间隙,张萍就曾和本报记者谈起过临洮县中草药产业发展的事。在她口中,种药的农民和销售的龙头企业都非常不容易,现在的问题是好药“出不了远门”。

就在这次对话半个月后,7月30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:“深挖国内需求潜力,拓展扩大最终需求,有效启动农村市场,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”,“实施城乡冷链物流设施大发5分3d等补短板工程”。

8月初,临洮晴晒,昼夜温差进一步拉大。张萍委员在调研路上马不停蹄。

临洮县距省会兰州80公里,是南向通道经济带上的重要节点城市。当地特殊的地质地貌特征和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,非常适合中药种植,道地品质独特,是党参、黄芪、当归的主要种植区。目前全县中草药种植面积16.62万亩,建成有千亩以上、标准化生产示范基地5类10个,呈现出规模化,集约化发展势头,产地初加工能力逐年提升。

“临洮县中草药种植面积占全县总耕地面积的15.3%,是当地农民增收的主要产业。但真要把这些灵丹妙药变成实实在在的人民币,我觉得有五道坎要迈。”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,张萍梳理着调研成果。

“第一是流转土地抵押贷款的问题。中草药种植成本较高,收益周期相对较长,企业流转土地占用大量资金,但流转土地质押贷款存在困难,严重影响种植规模的进一步扩大;第二是销售冷链物流的问题。临洮县药材种植品质好,但没有大型医药企业和药商收购,县域内从事药材加工和组织销售的龙头企业几乎没有,至今仍以出售原材料为主,以个体商贩和合作社进行交易,导致药农辛苦种植,但收入甚微;第三是缺乏储存的统一标准。本地没有中药材的储存仓储设施,药材难以储存,部分农户的分散仓储不够规范,影响了药材质量,目前国家还没有统一的中药材仓储标准,现代化、标准化的贮存设施大发5分3d无标可循;第四是农户增收难。农户和合作社承受风险能力和市场议价能力较弱,加之市场销售价格不稳定,上下波动大,药价高时,每亩地收益大概可达5000元左右,但药价低时,药农药企没有收益甚至亏本;第五是发展难。中药材加工技术几近处于原始状态,加工设备落后,条件简陋原始,是典型作坊式加工模式,没有形成深加工产品品牌,合作社发展不规范。”虽然每个问题展开解释的并不多,但张萍说,对于地方而言,上面每道坎都不太好过。

在张萍看来,当地政府做了大量工作,积极争取各方支持,目前,临洮正在推动成立合作社集团化发展模式,拟建立20000平方米的中草药粗加工基地,但上述五难问题不解决,后面的路也不会好走。“还是希望大家能为临洮中草药产业把脉问诊、牵线搭桥,给临洮优质中草药找‘婆家’。”为此,张萍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。

“首先,建议积极引进国内知名制药企业到临洮建立种植基地、处理车间或生产分厂,提升标准化、集约化生产水平,不断扩大中药材加工规模,延伸中药材产业链条;其次,提供人才、资金、技术支持,帮助临洮培育壮大一批中药材加工企业,从种植标准化、加工精深化、市场专业化、仓储规模化和产品品牌化入手,进一步打通上下游产业循环链条,全面推动产业新发展;第三,积极培育种、加、销环节的合作服务组织,包括种子种苗、原料生产及购销环节的专业合作社等,为农民和市场主体提供产前、产中、产后优质服务。根据企业需求,采取订单式种植方式,解决市场药价波动过大,降低农户种植风险,确保农户收益稳步提升;第四,充分利用当地干燥冷凉的气候资源和便利的交通优势,加快发展规模仓储业,开展中药材仓储标准研究,实现中药材仓储现代化、标准化,使临洮成为南药北贮的重要基地;第五,以科技创新为重点,联合省内外相关科研单位,制定科研计划,集中优势资源,加快构建优惠政策支撑、产学研结合、多主体、多学科共同参与的中药现代化研发体系……”结束采访时,张萍与本报记者约定,一起到中药种植户家里去看看,帮大家出出主意。

(作者:崔吕萍)

评论一下
评论 共有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