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笔账,值!

2020年07月20日 16:55农视网
“江烟淡淡雨疏疏,老翁破浪行捕鱼”的画面,从长江流域重点水域渐渐消失,我国生态保护事业中的历史性一幕已经开启——今年1月1日起,长江流域332个水生生物保护区已经按期实现全面禁捕,2021年起,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将实行为期10年的禁捕。

长江禁捕意义重大,更是关乎到了我们的菜篮子、关乎到了数十万渔民的生活。禁捕后,我们饭碗里的淡水鱼会减少吗?30万渔民的饭碗又该如何保障?本期饭碗里的大事,带你全面了解。

长江“无鱼”

“我们家是渔民世家,五代人都是打鱼的。”陈如宝说,他是第五代渔民,也是最跌宕的一代渔民,亲历了长江渔业的兴衰。

陈如宝提及自己的打鱼经历。他称,在捕刀鱼和江蟹的季节,他们通常一个月的收入就达5万多元。

“一网下去,捞上来的鱼真多啊!”陈如宝说,渐渐地,一网下去,鱼越来越少,很多以前常见的鱼,再也见不到了。他们才意识到,渔业资源在过渡捕捞下开始恶化。

据农业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介绍,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到了最差的‘无鱼’等级。如今,长江白鲟、达氏鲟、中华鲟这些稀有物种几乎灭绝;“四大家鱼”(青鱼、草鱼、鲢鱼、鳙鱼)资源量已大幅萎缩,种苗发生量与20世纪50年代相比下降了90%以上,产卵量从最高1200亿尾降至最低不足10亿尾。

十年禁渔,与其说是未来的举措,不如说是纠正过往。用十年禁渔,换亚洲第一长河的重生,这笔账,值得。

但随之,不少人开始担忧,长江禁捕是否会影响市民吃鱼?

吃鱼,真不靠长江

“长江已基本丧失渔业生产价值,捕捞渔业退出长江不仅不影响老百姓吃鱼,反而有利于长江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利用。”全国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分会会长李彦亮说。

其实,咱吃鱼真不靠长江,国人日常在市场里买到的鱼绝大多数都是由人工养殖提供的。

那么,中国人养鱼规模到底有多大呢?

据统计,2019年中国人工养殖淡水产品产量占比达到94.24%,天然生产的产量占比仅为5.76%。从养殖面积来看,全国水产养殖面积7189.52千公顷,相当于1亿个标准足球场面积(0.7公顷),每年可产出超过6000万吨的水产品。相比之下,如今长江干流的天然捕捞量仅占到其中的0.15%。

“人工养殖鱼类在经过多代繁衍后,不可避免会出现遗传多样性退化,需要补充优质的野生亲鱼改善种群,长江正是鱼类的天然种质资源库。”在李彦亮看来,保护好长江的野生鱼类,关乎我国水产养殖业的未来。

随着禁渔令的施行,我们还能买到“江鲜”吗?

“江鲜”已退出市场

“现在哪还有野生鱼卖哟,不准卖了”,南京一家农贸市场的经营户说道。“我这鱼是家养的,不是野生的,野生鱼可不能弄了……”在市场内,各鱼类经营户均对当前的禁渔政策有相当知晓度,也表示了坚决地拥护和支持。

通过专项整治,各地将进一步提升市场主体和消费者对长江“禁渔”“禁售”政策的知晓度、认同度,有效规范重点区域、重点行业水产品交易行为,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行为,全面禁止长江野生鱼类销售,积极推动长江“禁渔”工作,保护长江流域水生生物资源和水域生态环境。

在推动“禁渔”工作的同时,我们也要看到30万渔民将面临“失业”问题,他们的生活如何保障?

从索取者到守护者

刘加祥是重庆市涪陵区南沱镇土生土长的渔民,在长江上打鱼40多年。去年,得知长江流域即将退捕禁渔后,他上交渔船“洗脚上岸”,应聘加入到涪陵区长江清漂队,负责驾驶清漂船。“每天都是早上7点出发,晚上7点收工。”刘加祥说,除了汛期和暴雨后,日常保洁期在长江江面上几乎看不到垃圾,水环境越来越好。

“打了一辈子鱼,我们对长江有感情。”刘加祥说,以前长江里的鱼种类很多,打鱼效益也好,现在鱼少了,收益也一年不如一年,再不保护长江的资源真不行了。“虽说不能打鱼了,但做护江、护鱼工作,既能为子孙造福、又能得到一份稳定的收益,一举两得。”

据《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》,会增加对渔民的各种补助,保障其基本生活水平质量不会下降。另外,加强对渔民的教育工作,使渔民由渔业的索取者,变为渔业的守护者,真正的让母亲河得到休养生息。

在小说《平凡的世界》的故事中,上世纪80年代陕西省的双水村,田海民夫妻办起养鱼场,给了全村每家几条鱼,引起“轰动”——村里绝大部分人没吃过鱼。

如今,中国有能力通过水产养殖生产的鱼满足国人需要,鱼类食品已成为中国百姓蛋白质摄入的重要来源。

这也是长江禁渔十年的底气

评论一下
评论 共有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
返回顶部